??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阿修罗四肖www757777 >

分析步步惊心中各个阿哥的心思以及对若曦的态度

发布日期:2019-09-01 04:25   来源:未知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看了很多有关《步步》的帖子,对若曦和几个阿哥之间的感情有不少精辟的分析,但是好像少有人提到康熙,其实作为那个能决定所有人命运的“别人”,他在若曦和阿哥们的情路上是一个最重要的角色。

  若曦凭借自己的聪慧获得了康熙的赏识与宠爱,单凭这一点,康熙就不会随便对待若曦的婚事。

  康熙一定知道若曦和几个阿哥都过从甚密,知道几个阿哥都对若曦很好,所以是不是很早他就开始踌躇到底该把若曦指给谁了呢?

  因为赛马事件,他误认为若曦喜欢十三。再加上蒙古王爷对若曦的青眼有加,让若曦的婚事变得更加复杂,康熙对此事的考虑除了对若曦的疼爱之外,不可避免地裹入了更多的政治因素。在老康看来,把若曦嫁给自己认定的皇位继承人,应该是对若曦最好的安排。

  所以,太子求婚未获准许,即说明康熙已经放弃了太子,转而考查新的继承人。同时,太子事件让若曦明白,自己逃不过被指婚的命运,所以才有了若曦与四之间的约定。可以说,是康熙部分地促成了若曦和四的感情。

  然而四并没有进入康熙的视线,十三也并非康熙中意的继承人,所以在老十大闹之后,康熙才会问若曦,“有一日你能否做到,忘掉得不到的,珍惜已得到的?”这里得不到的应该指十三,而已得到的(即能得到的)人选还是未知。

  因为若曦回答不知道,所以康熙也叹了口气,也在踌躇到时候是顺了若曦的意呢,还是按照自己的意愿给她指婚。如果十三没有获罪,不知康熙会否考虑顺了若曦的意愿。

  但是,命运不可逆转,十三为了保全四而获了罪,若曦求康熙成全绿芜的痴情,康熙怒问“是她的痴情,还是你的痴情?”可见康熙对她和十三误会已深,也显然定不会让若曦再嫁给十三了。而康熙通过李德全让王喜把消息泄露出去,则是他有意为之的一种测试,试探谁更关心若曦,关于星辰变飘羽天尊。也测试皇子们的品格和态度。

  狡黠的十四在这次测试中胜出了,不但让康熙对他倍加信任和器重,逐渐成为了继承皇位的人选,也让康熙因此决定了把若曦指给十四。

  必须承认康熙是很宠爱若曦的,但是帝王的恩宠和冷遇也不过是一线之隔,若曦的抗旨,让康熙觉得若曦不能理解自己的一片苦心,七年的苦难就此开始,而那份刚刚笃定的爱也注定了只能永远与苦难相伴。

  老十无论是在以为自己爱若曦的时候,还是明白了自己爱的是明玉之后,都是对若曦没有计较的好,虽然他的好看起来那么浅,比如被泼了茶也不介意,比如送个灯笼讨若曦一笑,但是这是心思单纯的人最真挚的付出。哪怕若曦在与十四说话的时候,一次次让他回避,他也从未介意。若曦对于他而言是个美好而难以琢磨的女子,他不懂若曦,他只知道应该对她好,这是顺应自己的心!

  “非关风月,只为真心”好像更适合描述若曦与十三的感情,但是实际上这是若曦对自己与老十之间关系的剖白。她没有看不起老十的鲁莽、笨拙,而是觉得与这样的人相处是那么单纯而愉快。她回护老十的心,并不比回护任何一个人的少。

  如果说若曦和八之间没有爱情,似乎难以解释草原上一幕幕的浪漫和恩爱,难以解释老八下朝若曦偷看他背影时,两人的灵犀;但是如果说他们是相爱的,那这份爱情实在有太多的功利和计较。 八一开始就没有充分地尊重若曦,不由分说地牵着她的手在雪地漫步,充分显示了一个男人在感情上的强势,不由分说地将镯子套在她的腕上,像是给她烙上了“你是我的女人”的印记。

  八从未真正信任若曦,否则不会说“你心里是有我的”,不是始终怀疑,何来刻意的认定呢?

  八从未真正懂得若曦,否则不会给出“许你做皇后”这样可笑的承诺,若曦要什么他根本不知道,自然不会为了若曦放弃他的野心。

  八从未真正全心全意地为若曦着想,否则不会警告若曦“不要是老四”,当他敲碎了镯子,说“她到底跟了老四”时,是不是已经不再顾念若曦了?

  最后他竟跑去跟胤禛抖出了自己和若曦的往事,并不讳言“我是有私心的”,你让我失去了我最爱的女人,我也要让你失去你最爱的女人,何况这个女人是因为你才放弃了我的!作者自己都说,只有若曦会相信,八是为了成全她才这么做。

  而若曦对八呢?是爱多一点,还是迷恋、感恩和怜悯多一点?因为迷恋于他的风姿,感动于他的呵护,怜悯他悲惨的结局,才使得若曦想用自己的爱做砝码,消解他的野心,换来他的平安。

  可是若曦啊,你为什么不计较他设计陷害四,并导致十三落难?在那个雨夜,你还想替他挽起长袍,你为什么不责问他的狠毒?为什么到了胤禛罚他跪的时候,你却要质问胤禛呢?你是否太不公平?

  作为一个四爷党,我实在嫉妒作者给予八和若曦那么多的美好,为什么不能分一点给四呢?……

  到后面,开始有些恨十三,恨他的磊落和对若曦的理解与尊重,如果他对若曦能像他对胤禛一样,首先把若曦看作是皇兄最忠爱、最想呵护的女人,其次才是自己的知己,会不会有不同呢?如果他把不违逆皇兄放在首位,不顺从和帮助若曦一次次地想保护八爷党的冲动,不告诉若曦那些所谓的真相,而是用善意的谎言来安抚若曦,就像若曦对他做的一样,是不是更是对若曦的爱,更能体现两人的知己之情呢?

  十三,你以为你懂若曦,其实你还是以理解的名义纵容了她对自己和胤禛的伤害!为什么你不能把亏欠和不安留给自己,义无反顾地为若曦挡住腥风血雨护她周全呢?

  十三,在你临去的时候,胤禛或巧慧有没有告诉你绿芜的真相,你若知晓了若曦曾为了救你而欺骗你,你是会怨恨她,还是会突然醒悟到自己负了若曦啊!

  很多帖子讨论十四是不是爱若曦,或许有那么一点爱吧,但是这份爱却不能抗衡他的原则、他的野心、他的仇恨。

  起初,十四认为既然若曦是八爷府上的人,自然要站在八爷党的一边,所以看到若曦与十三在一起,便押她回去兴师问罪。

  后来,十四知道若曦是八哥中意的女人,便不能容忍她对四的上心,不能容忍她对八的犹豫不决,所以有了一次次质问和嘲讽;当他在草原上欣喜地叫若曦“好嫂子”的时候,一定是他最认同若曦的时刻吧?

  赛马事件给他的震撼不小,他开始想像十三一样对待这个让他刮目相看的女子了。然而他不是十三,他心中也觊觎着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他逐渐从一个飞扬跳脱的少年变成了一个心思缜密的夺嫡者,只要需要,若曦一样是可以拿来利用的工具。所以他会在还镯子的事情上作文章,他可以在背后故意怀疑若曦祭奠良妃的心意,甚至不惜把若曦要给太后送红梅的心意堂而皇之地抢过来为自己邀功,手段实在有些不堪了。

  至于为十三求情罚跪都是为了他自己的野心,(人是他们害的,回过头再去求情和照顾,实在难脱猫哭耗子的嫌疑),而雨夜的芙蓉糕不过是顺道带来的吧,惠而不费。

  最后拿出圣旨让若曦出宫,与其说是想给若曦一条路,不如说让胤禛痛失爱侣是他最佳的泄愤途径,也许他还很想问问若曦,老四是不是夺了自己皇位。

  故意引若曦为自己擦汗,故意留宿若曦的房中,他一定知道这是比歪诗更能触怒老四的方法!他与若曦卧谈的欢愉中,有多少是来自复仇的快感?若曦只盼望着最后见胤禛一面了,他却还在意自己侧福晋的字迹像御笔会被人耻笑,可见,直至此刻,若曦的分量仍然重不过他的面子。再狠心些猜度,是不是他潜意识里并不想让胤禛看到这封信?最后,他看到胤禛面对骨灰的痛苦时,是自责多一点还是快意多一点?

  当胤禛要带走若曦时,他还在说这是胤禛欺他太甚,皇阿玛死他没有见到最后一面,额娘死他也没有见到最后一面,现在他的侧福晋还要被带走。其实,他是不是在想,因果报应毫厘不爽,现在你也尝到了不能相见的痛苦和遗憾?他想留下若曦,是不是为了最大限度地让胤禛感受痛苦?

  实在恨十四,枉费了若曦冒着掉脑袋的风险藏匿你、拼了性命去为你赛马,她带着遗憾走后,你还敢面对那支金钗吗?你知道她不是因为八哥才这么护着你,然而你可曾不计其他的对待过她吗?

  十四是最不懂若曦的人,从开始到最后,十四始终不曾懂得若曦,也不曾真正的尊重若曦。最对不起若曦的就是十四!

  那么若曦对十四呢?他没有十三那么知心,他没有老十那么单纯,他没有老八那么温柔,他没有老四那么摄人心魄,但是从小一块长大的情谊,已经足够让若曦全心全意地对他好了。他一次次的嘲讽、质问,哪怕是伤害,若曦从未计较。

  若曦唯一对不起十四的地方就是关于皇位的谎言吧,但是如同骗十三一样,这种谎言到底是善意的,已经于事无补了,知道真相岂不是更痛苦?(何况,若曦不是没有提醒过十四,不要再回西北了。)那么如果有歉疚,就让若曦独自承受吧。

  如果说若曦和八的爱情,就像那铺满屋子的茉莉花;那么若曦和四的爱情,就像那支破空而来的白羽箭。茉莉花美不胜收,有了确会惊喜万分,没有也不会太过伤感;而白羽箭却已钉在心上,如果拔出,就会心痛而死。

  这段感情终于让我相信,不是所有的爱情都是因为爱上爱情,还有这样的两个人,他们是逐渐爱上彼此,并深入骨髓,如同爱上生命。

  他们之间没有奢侈的浪漫,只有相濡以沫的温暖和心意相通的理解,但是那些点点滴滴汇聚起来便是爱的汪洋,可以将心淹没。细节太多,上篇长文里已历数不少,这里不再赘言。最感动的是胤禛为若曦唱《离骚》的一幕,那是怎样的懂得,会带来怎样的惊喜啊!让胤禛如何能不刻骨铭心地爱这个女子!他的残忍是因为他在乎,太想保护她。

  而最后他会那么伤痛,不是因为若曦与八曾经有一段过往,而是因为她违背了他们之间坦诚相待的诺言。

  他最后看到了白羽箭,以为不会再痛的心又一次被刺痛,可他知道吗,她除了模仿他的字,还喜欢喝他爱喝的茶,像他一样喜欢微雨,讨厌大太阳,他的一切已经浸入她的生命?他知道吗,若曦走的时候穿得是他第一次要她时穿的那件绣着木兰的衣裳,带着他送链子和簪子?这个可怜的人,他可以广有天下,却无法留住心爱的女人!痛何如哉!悲何如哉!

  若曦谁都不欠,却欠胤禛太多,是若曦负了胤禛对她的深情。她能够容忍原谅八爷党构陷四和十三,为何不能原谅胤禛呢?因为他最疼你最宠你,与你最亲近,因为他是成功者,你就要苛责他吗?

  “误会法”是制造戏剧冲突的一个重要的方法,也是构成悲剧的一种手段,《步步》中也充满了误会。刚开始大家误认为若曦喜欢十;若曦入宫后,四、八、十三乃至十四都曾误认为若曦喜欢四;后来四和十三误认为若曦喜欢十四;而赛马之后,康熙误认为若曦喜欢十三……这一个接一个的误会,都是构成悲欢离合的元素。

  不过,如果悲剧只是由误会造成的,那一定是一个浅薄的悲剧,比如《罗密欧与朱丽叶》。只有性格悲剧(亦即命运悲剧)才是能够引起悲悯与恐惧的、能够带来巨大震撼的悲剧。《步步》的悲剧便是性格的悲剧。

  若曦最后的崩溃不是因为男人们的争斗和残忍,而是因为她发现一切都是她造成的,她所有的善意与维护都成了伤害与残忍的元凶,正因为她的性格是只愿意看到每个人的善和美,她一厢情愿地不想让任何人受到伤害,这种游移和摇摆铸成了历史的惨剧。她以为她不能改变历史,但是历史却因为她的参与而成为最终的样子。

  十三劝过她不要参与男人们的争斗,后来连十福晋都劝若曦放开手,所有历史迷局中的人物都如此通透,唯独若曦这个了解历史的人这么瞻前顾后,所以,只能说她的结局是咎由自取。

  最后,若曦问十三,我们都没错,那到底是谁错了,十三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其实天地就是命运,而性格决定命运。

  若曦啊,你知不知道,也许你几世的祈求,才换来与他这次穿越时空的缘,可是你却负了他,也负了自己……

  老十无论是在以为自己爱若曦的时候,还是明白了自己爱的是明玉之后,都是对若曦没有计较的好,虽然他的好看起来那么浅,比如被泼了茶也不介意,比如送个灯笼讨若曦一笑,但是这是心思单纯的人最真挚的付出。哪怕若曦在与十四说话的时候,一次次让他回避,他也从未介意。若曦对于他而言是个美好而难以琢磨的女子,他不懂若曦,他只知道应该对她好,这是顺应自己的心!

  “非关风月,只为真心”好像更适合描述若曦与十三的感情,但是实际上这是若曦对自己与老十之间关系的剖白。她没有看不起老十的鲁莽、笨拙,而是觉得与这样的人相处是那么单纯而愉快。她回护老十的心,并不比回护任何一个人的少。

  如果说若曦和八之间没有爱情,似乎难以解释草原上一幕幕的浪漫和恩爱,难以解释老八下朝若曦偷看他背影时,两人的灵犀;但是如果说他们是相爱的,那这份爱情实在有太多的功利和计较。 八一开始就没有充分地尊重若曦,不由分说地牵着她的手在雪地漫步,充分显示了一个男人在感情上的强势,不由分说地将镯子套在她的腕上,像是给她烙上了“你是我的女人”的印记。

  八从未真正信任若曦,否则不会说“你心里是有我的”,不是始终怀疑,何来刻意的认定呢?

  八从未真正懂得若曦,否则不会给出“许你做皇后”这样可笑的承诺,若曦要什么他根本不知道,自然不会为了若曦放弃他的野心。

  八从未真正全心全意地为若曦着想,否则不会警告若曦“不要是老四”,当他敲碎了镯子,说“她到底跟了老四”时,是不是已经不再顾念若曦了?

  最后他竟跑去跟胤禛抖出了自己和若曦的往事,并不讳言“我是有私心的”,你让我失去了我最爱的女人,我也要让你失去你最爱的女人,何况这个女人是因为你才放弃了我的!作者自己都说,只有若曦会相信,八是为了成全她才这么做。

  而若曦对八呢?是爱多一点,还是迷恋、感恩和怜悯多一点?因为迷恋于他的风姿,感动于他的呵护,怜悯他悲惨的结局,才使得若曦想用自己的爱做砝码,消解他的野心,换来他的平安。

  可是若曦啊,你为什么不计较他设计陷害四,并导致十三落难?在那个雨夜,你还想替他挽起长袍,你为什么不责问他的狠毒?为什么到了胤禛罚他跪的时候,你却要质问胤禛呢?你是否太不公平?

  作为一个四爷党,我实在嫉妒作者给予八和若曦那么多的美好,为什么不能分一点给四呢?……

  到后面,开始有些恨十三,恨他的磊落和对若曦的理解与尊重,如果他对若曦能像他对胤禛一样,首先把若曦看作是皇兄最忠爱、最想呵护的女人,其次才是自己的知己,会不会有不同呢?如果他把不违逆皇兄放在首位,不顺从和帮助若曦一次次地想保护八爷党的冲动,不告诉若曦那些所谓的真相,而是用善意的谎言来安抚若曦,就像若曦对他做的一样,是不是更是对若曦的爱,更能体现两人的知己之情呢?

  十三,你以为你懂若曦,其实你还是以理解的名义纵容了她对自己和胤禛的伤害!为什么你不能把亏欠和不安留给自己,义无反顾地为若曦挡住腥风血雨护她周全呢?

  十三,在你临去的时候,胤禛或巧慧有没有告诉你绿芜的真相,你若知晓了若曦曾为了救你而欺骗你,你是会怨恨她,还是会突然醒悟到自己负了若曦啊!

  很多帖子讨论十四是不是爱若曦,或许有那么一点爱吧,但是这份爱却不能抗衡他的原则、他的野心、他的仇恨。

  起初,十四认为既然若曦是八爷府上的人,自然要站在八爷党的一边,所以看到若曦与十三在一起,便押她回去兴师问罪。

  后来,十四知道若曦是八哥中意的女人,便不能容忍她对四的上心,不能容忍她对八的犹豫不决,所以有了一次次质问和嘲讽;当他在草原上欣喜地叫若曦“好嫂子”的时候,一定是他最认同若曦的时刻吧?

  赛马事件给他的震撼不小,他开始想像十三一样对待这个让他刮目相看的女子了。然而他不是十三,他心中也觊觎着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他逐渐从一个飞扬跳脱的少年变成了一个心思缜密的夺嫡者,只要需要,若曦一样是可以拿来利用的工具。所以他会在还镯子的事情上作文章,他可以在背后故意怀疑若曦祭奠良妃的心意,08-29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甚至不惜把若曦要给太后送红梅的心意堂而皇之地抢过来为自己邀功,手段实在有些不堪了。

  至于为十三求情罚跪都是为了他自己的野心,(人是他们害的,回过头再去求情和照顾,实在难脱猫哭耗子的嫌疑),而雨夜的芙蓉糕不过是顺道带来的吧,惠而不费。

  最后拿出圣旨让若曦出宫,与其说是想给若曦一条路,不如说让胤禛痛失爱侣是他最佳的泄愤途径,也许他还很想问问若曦,老四是不是夺了自己皇位。

  故意引若曦为自己擦汗,故意留宿若曦的房中,他一定知道这是比歪诗更能触怒老四的方法!他与若曦卧谈的欢愉中,有多少是来自复仇的快感?若曦只盼望着最后见胤禛一面了,他却还在意自己侧福晋的字迹像御笔会被人耻笑,可见,直至此刻,若曦的分量仍然重不过他的面子。再狠心些猜度,是不是他潜意识里并不想让胤禛看到这封信?最后,他看到胤禛面对骨灰的痛苦时,是自责多一点还是快意多一点?

  当胤禛要带走若曦时,他还在说这是胤禛欺他太甚,皇阿玛死他没有见到最后一面,额娘死他也没有见到最后一面,现在他的侧福晋还要被带走。其实,他是不是在想,因果报应毫厘不爽,现在你也尝到了不能相见的痛苦和遗憾?他想留下若曦,是不是为了最大限度地让胤禛感受痛苦?

  实在恨十四,枉费了若曦冒着掉脑袋的风险藏匿你、拼了性命去为你赛马,她带着遗憾走后,你还敢面对那支金钗吗?你知道她不是因为八哥才这么护着你,然而你可曾不计其他的对待过她吗?

  十四是最不懂若曦的人,从开始到最后,十四始终不曾懂得若曦,也不曾真正的尊重若曦。最对不起若曦的就是十四!

  那么若曦对十四呢?他没有十三那么知心,他没有老十那么单纯,他没有老八那么温柔,他没有老四那么摄人心魄,但是从小一块长大的情谊,已经足够让若曦全心全意地对他好了。他一次次的嘲讽、质问,哪怕是伤害,若曦从未计较。

  若曦唯一对不起十四的地方就是关于皇位的谎言吧,但是如同骗十三一样,这种谎言到底是善意的,已经于事无补了,知道真相岂不是更痛苦?(何况,若曦不是没有提醒过十四,不要再回西北了。)那么如果有歉疚,就让若曦独自承受吧。

  如果说若曦和八的爱情,就像那铺满屋子的茉莉花;那么若曦和四的爱情,就像那支破空而来的白羽箭。茉莉花美不胜收,有了确会惊喜万分,没有也不会太过伤感;而白羽箭却已钉在心上,如果拔出,就会心痛而死。

  这段感情终于让我相信,不是所有的爱情都是因为爱上爱情,还有这样的两个人,他们是逐渐爱上彼此,并深入骨髓,如同爱上生命。

  他们之间没有奢侈的浪漫,只有相濡以沫的温暖和心意相通的理解,但是那些点点滴滴汇聚起来便是爱的汪洋,可以将心淹没。细节太多,上篇长文里已历数不少,这里不再赘言。最感动的是胤禛为若曦唱《离骚》的一幕,那是怎样的懂得,会带来怎样的惊喜啊!让胤禛如何能不刻骨铭心地爱这个女子!他的残忍是因为他在乎,太想保护她。

  而最后他会那么伤痛,不是因为若曦与八曾经有一段过往,而是因为她违背了他们之间坦诚相待的诺言。

  他最后看到了白羽箭,以为不会再痛的心又一次被刺痛,可他知道吗,她除了模仿他的字,还喜欢喝他爱喝的茶,像他一样喜欢微雨,讨厌大太阳,他的一切已经浸入她的生命?他知道吗,若曦走的时候穿得是他第一次要她时穿的那件绣着木兰的衣裳,带着他送链子和簪子?这个可怜的人,他可以广有天下,却无法留住心爱的女人!痛何如哉!悲何如哉!

  若曦谁都不欠,却欠胤禛太多,是若曦负了胤禛对她的深情。她能够容忍原谅八爷党构陷四和十三,为何不能原谅胤禛呢?因为他最疼你最宠你,与你最亲近,因为他是成功者,你就要苛责他吗?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 六合宝典高手论坛 | 987116.com | 阿修罗四肖www757777 |

Power by DedeCms